第178章 你这也太刚了

2019-05-15  阅读 142 次

    怪物的身体被撕碎,长廊里好像下起了黑色的雪,张雅站在其中,黑发吞吸着那些瘦长怪物的怨念,她身上的红衣越来越鲜艳了。

  “她似乎又变强了……”陈歌眼皮跳动。

  张雅对他的好感度飞速增长,万一哪天突破了某个瓶颈,张雅一不小心“误杀”了他怎么办?  这一位表面上看去恬静单纯,可真动起手来,和她敌对的家伙不是被撕碎、就是被吃掉,活脱脱就是童话故事里的终极反派。   “先离开第三病栋再说。 ”陈歌主动朝张雅走去,想要招呼她离开。   此时三个怪物只剩下眼睛被戳瞎那个还活着,它遍体鳞伤,身体上的几张脸都在哀嚎,凄惨的样子连陈歌都看不下去了:“张雅,它也挺惨的,别再折磨它,直接杀掉好了。

我们抓紧时间离开,此地不宜久留。 ”  地上的怪物瞪着仅存的一只眼睛,血都快要哭出来了,它竭力挣脱黑发,身上的几张脸同时发出刺耳的叫声。   “这是在求救?别管他了,我们先走!”陈歌提着杀猪刀走出几步后才发现,张雅仍停在原地,黑发死死缠绕在怪物双腿上。

  而走廊另一边,无数猩红的血丝缠绕怪物的上半身,似乎是想要将怪物救走。

  空气中的臭味愈发浓重,在张雅和那些血丝僵持的时候,第三病栋里真正的怪物慢慢苏醒。

  越来越多的血丝从墙壁、地板缝隙中涌出,它们一部分包裹着怪物的上半身,另一部分蔓延向张雅脚下。

  “是什么东西在操控这些血丝?”陈歌抓着杀猪刀想要过去帮助张雅,还没靠近就看见怪物瘦长的身体被撕扯成两半。

  大部分被血丝包裹逃向楼下,张雅只抢到了一小部分。

  这还是张雅第一次吃亏,不过在陈歌看来,这种情况下能保住命就算不错了。   他正要劝说张雅离开,话没说出口,就看见如潮水般的黑发从张雅身后涌出,那一袭红衣直接朝楼下冲了过去!  沿途的血丝被绞碎,张雅很快消失在四楼走廊尽头。   冷风灌入陈歌张开的嘴巴里,他停了一两秒才回过神来:“这都敢追?”  陈歌看着漆黑幽深的长廊,脑中闪过种种恐怖的画面,理智告诉他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逃离第三病栋,事情已经超出预期,放弃有时候才是正确的选择。   他想要离开,但是张雅孤身冲了进去,说不定还会被骗入血门当中。   门那边危机重重,隐藏着各种各样的怪物,张雅很可能会吃亏。   越想越害怕,陈歌脸上绷起了青筋,他狠狠把杀猪刀砍在墙壁上:“莽夫啊!真是莽夫!”  说完后,他咬着牙,提刀追了过去。

  在他身后高高鼓起的被褥上,白猫异色双眸透着不解,这人嘴上抱怨不行,身体跑的比谁都快,果然活人就是矫情。   陈歌一口气跑到二楼还是没有看到张雅的身影,墙壁上出现越来越多的血斑,他看的心惊肉跳。

  “三楼和四楼的血丝全部被处理干净,二楼的血丝却只有一部分被破坏,张雅很可能在这里遇到了阻拦。 ”  二楼也看不见张雅,陈歌只能跑进一楼。   暗红色的走廊上,一个人都没有,陈歌小心翼翼步入其中:“张雅不会已经杀进血门里了吧?”  他走到三号病房门口,原本闭合的房门此时完全打开,很显然刚才有人从这里进出过。

  陈歌捡起地上的碎颅锤,他看了一眼背包,那只大公鸡死的不明不白,连声音都没发出。

  “守在外面?还是进去找她?”门那边没有任何声音,陈歌有些拿不定主意。   进入门内寻找,面对种种危险,他很可能会应付不来。

  守在外面,万一张雅在门里遇害,等怪物腾出手,他活着的几率也不大。

  抓紧房门,陈歌五指用力,他吸了口气,从口袋里取出快要被拧碎的圆珠笔。

  “十二点已经过去了,我要使用今天的预知机会。 ”陈歌竖直握笔,悬停在高高鼓起的被褥上:“笔仙,我现在怎么做才能在保护自己的同时,带着张雅一起离开?”  没有任何思索,笔仙在被褥上写下了两个字——进门。

  “你回答的也太快了吧?认真点啊!”  陈歌将圆珠笔收起,看着房门,终于下定决心。   拿出手机,电量只剩下一点,他抓紧时间对门楠说道:“你不是说脑海里会浮现出一些不属于你的记忆吗?这些记忆当中有没有血红色的场景?”  “有。

”  “你仔细想想那些不属于你的记忆,告诉我血红色场景当中有什么需要注意的东西。

”陈歌这回是真准备豁出去了,没有张雅,他已经被怪物上身,再说以后需要张雅的地方可能还有很多。   “多出的那些记忆和血红色有关的很少,仅有的一些也都是发生在同一个场景里。 ”门楠想了一会:“那是一个完全封闭的单间,没有窗户,只有一扇门,空间狭窄,摆着一张木床。

床边有束缚带,床头摆着一些仪器,有些像是电疗室。 ”  “电疗?”  “对,记忆里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各种各样的怪物进入那房间,他们将绳索捆在床上,然后还小声交谈,似乎在说不要吵醒它。

”一想到这些东西,门楠的头就好像针扎一样,他的声音有些痛苦:“我看不清那些怪物,只知道其中有一个似乎被毁了容,而那个毁容怪嘴里曾提到过一个名字,发音似乎是——吴非。

”  毁容脸和吴非都是第三病栋里的病人,他俩分别住在十号房和九号房,是这座病院里最危险的存在。   “还有其他要注意的吗?”陈歌站在门口,做好了全部准备。   “有一件事我不是太能确定,十几年前,主人格刚离开时好像对我说过。 如果有一天我想要去找他,在进入门后血红色的房间后,千万不要开口说话。

”  “好,我知道了。

”  陈歌闭上嘴巴,将手机放入口袋,握着碎颅锤和杀猪刀,一步迈入门内。

精彩文章推荐:
女性不孕的原因是什么
日本研究人员发现防止iPS细胞癌变的方法
在我的世界里,一切都很美好作文650字
重庆市万州区丁阳中学八年级数学12.2.2《用坐标暗示轴对称》学案
顺应论在商标词翻译中的应用word免费下载
分享:直抒己畅意孩子逆向接头惟的小阴魂
1954年属马的人2019年运程
这些6种显明搭配要不得 可致腹泻
【斑斓散文英语生活中的对手】 英语斑斓散文片断
稳中向好是中来往经济的“主起码”
绿芽菜影踪察灿艳600字
深海里的星星疯狂版 分节浏览8由于目击了我跟陆知遥的自相残杀拥抱,评释万丈他没有耳食之闻再违逆女仆的心 英雄小说网
办公室励志标语8个字
《我的絕色美男判然酌量》
吉林省桦甸市暴发特大山洪灾害14人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