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我中了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2019-07-12  阅读 142 次

第一百八十四章 我中了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县学里三年一贡,按照二十名廪膳生入学的资历,选出入贡的人选。

县学里去年有个老廪生病逝了,一人在家丁忧,算上**个执意考举人,无心入贡的。 剩下就是孙秀才这些岁数大了老廪膳生,以及林延潮新入的廪生,论资格老廪生可以入贡,但他们却不去,而是将自己的名额,售卖给其他想要入监的廪膳生。 换句话说,你想去,行,拿钱给我们,不给钱,给我再等三年。

林延潮,陈应龙都是不由摇头,黑,真黑。

随后林延潮就在江教谕那报了名,参加岁试。 林延潮拿了岁试报名文书后,即是返回家中。 返回家里时,雨反而大了,风雨交加下,林延潮不得不去县衙旁的茶馆下避雨了一阵。 茶馆里的茶博士端了杯茶上来道:“相公好生眼熟,进来避雨吧!”“好。 ”林延潮答允了。

林延潮进了这茶馆,原来正是自己第一次来县衙打官司时去过的茶馆。

盘桓了一阵,待雨小了之后,林延潮这才回家,继续每日读书,教书不变。 不久到了二月县试之日,四更天时。 林延寿,侯忠书,张豪远等人都是起床,各个顶着熊猫眼在那,显然昨晚一夜都是没睡好。 林延潮也是打着呵欠起床,他作为廪保也要陪三人去考场。 不久大娘给他们端上一大盘吃食。 林延寿一下就问道:“娘,娘,溏心蛋呢?”大娘笑着道:“都给你准备好了。 ”说着大娘给林延寿剥蛋壳,林延寿迫不及待地剥开,看了哈哈仰天大笑道:“果然是溏心的,溏心的。

哈哈,我这一次我中定了,中定了。 ”说完林延寿剥开鸡蛋,两三口就吞下。

大娘继续给他剥着鸡蛋道:“你吃得慢一点。 ”“好!”林延寿嘴里嚼着蛋,含糊不清地道,“哦。

快,娘救命!”“我的心肝儿啊,你怎么了?”“我……我噎……着了!”“诶,叫你吃慢点。 ”不久众人就坐着马车去了县衙,天空星光点点,地上车水马龙,又是一年县试赴考时。 张豪远,侯忠书二人都是心里忐忑,林延潮对二人道:“你们这一个月苦读。 用功不可谓不苦,今日只要正常去考就行了,把平日写文章的八成本事拿出来就行了。 ”二人都是点点头,然后林延潮先一步入了考场,待认保之后,林延潮即回了家。

县试依旧是五场,五场考完后,放榜那一日。

林延潮在家里读书,爷爷。

大伯大娘都是在家里,坐立不宁。 “中了,中了,我中了!”门一下推开,一家人一起迎到门外去。

林高著声音传来道:“恭喜你啊,延潮在楼上呢。

”楼下传来脚步声。

林延潮但见张豪远。 他一脸喜色地道:“延潮,我中了。

”林延潮笑着道:“第几名呢?”张豪远道:“县试第八!”林延潮笑道:“第八,县前十啊!那可了不得。

”张豪远神情亢奋地道:“是啊,没料到,我能考这么好。 ”“对了。 忠书呢?”张豪远当下笑着道:“宗海,你猜猜看?”林延潮笑着道:“不用猜了,看你的喜色,忠书也是中了。

”“是啊,宗海你料得真准,从放榜后回来,他是一路走一路哭,待到了巷口了,他道我这哭哭啼啼的样子,若是进去了,断然是被你的家人看轻了,我就先进来报喜了。 ”林延潮不由哈哈大笑道:“没想到他倒是矫情的人,也好,我出门看看,对了,我堂兄如何了?”张豪远还未说话,陡然听见门外喊道。 “爹,娘,中了,中了,我中了!”林延潮从楼上看去,但见堂上大伯大娘听了都是霍然从椅子上跳起来,但听见门重重砰了一声,林延寿猛冲了进来,而大伯大娘都是跑到前院去。 林延寿一头扎进大伯的臂弯里,嗷嗷地哭着道:“爹,我中了,我中了!”大伯泪流满面道:“儿啊,儿啊,我就知道你一定有出息的。 ”大娘也是哭道:“快,快,让娘看看你。 ”张豪远不由摇了摇头道:“你堂兄竟也能中,真是稀奇了。 对了忠书过了县试,延潮你不意外吗?”林延潮笑着道:“我还好吧。

”“其实今日最意外不是我,而是张归贺!这一次张归贺,张嵩明他们又落了榜,张归贺说来也很可惜的,一直是副榜前几名的,但是连考了五场,都没有挨到正榜上。

后来他们听说侯忠书中式了,都不敢相信,特别是张归贺,在社学里,侯忠书每一次都考得不如他,这一次他没中,侯忠书却中了,他如何能心甘,还在县衙前大呼不公,你是没有见到这一幕,最后他被衙役乱棒打走呢。

”张豪远一口气说道。

“宗海,你说他输得冤枉吗?”林延潮摇了摇头道:“张归贺输的一点都不冤枉,他不会揣摩人心,其实我这一个月给你们改卷,是揣测县尊老爷的喜好,给你们改的。

”“什么?”林延潮道:“是的,县尊的为人我再清楚不过了,上一次县试时,我将他所喜何等程文都揣摩得清清楚楚的,所以平日给你们改文时,依着周知县的喜好来改的。

说来这并非是个好办法,以文媚人也是可耻的,但若想短期里提高你们在县试时的名次,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张豪远听了又惊又喜道:“宗海,你真是瞒得我好苦,你竟能揣摩到县尊的心思喜好,这实在太难了。

我现在知道我为何能取第八了,因为我的文正好合他的意。 什么以文媚人,去他个鬼,只要能中,就是我的亲爹!”这时候下面突爆发得意的笑声,林延寿得意洋洋地那道:“爹娘,我说了之前县试,是因为考前,我没有吃到溏心蛋,这一次我一口气吃了十几个,故而必中。

考试时候我是一气呵成,文不加点啊!”听着林延寿得意的笑声,张豪远顿时什么高兴之情都没有,他对林延潮问道:“我们二人还情有可原,但是你堂兄他是怎么过的?”林延潮笑着道:“这你别问我,因为我真不知道!”(未完待续……)。

精彩文章推荐:
初级的衙役黄四郎,佚名小说 传统节日的书籍
沿海国在领海范围内有哪些管辖权?
6K等多型战机远洋训练战巡南海!
无性婚姻会员kqs的交友信息
夏季要喝这6款养生粥
《神醫靈泉:貴女棄妃》
长信量化价值精选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2019年第1季度报告
笨拙给司空畅意惯的诺言宴会酒词
华南师范大学硕士研究生调剂申请表(可编辑)doc下载
电子商务对税收法律制度的影响
汇添富价值精选混合(519069)基金基本概况
小学语文一年级教案:济南的冬天
华为手机助手安卓版官方下载华为手机助手手机版官方下载 v7.2.2.301
四川省自考报名一分几次,2019年四川省自考报名一分几次,自考报名官网
读书之《蟋蟀也吃兴奋剂》读后感8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