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别怕,我是游客

2019-05-16  阅读 140 次

    走廊里突然安静下来,连呼吸声都听不到了。   柜子里的“鬼”没有发现陈歌的小动作,他仍在等待时机,准备给陈歌致命一击。   拐角处的陈歌也在默数心跳,计算着时间。   大概过去了三十秒,铁柜里传出轻微的摩擦声,应该是鬼屋演员长时间保持着同一个动作有点累了。

  相比较来说,陈歌更像一个老练的猎手,他弯下腰,缓缓向前挪动,距离铁柜只有几十厘米远。

  四十秒过去了,柜子里的“鬼”还没有看到游客出现,感觉有些纳闷,他身体前倾,调整角度,试图找到陈歌。

  无声的对峙很快到了最后阶段,在只剩下三秒钟的时候,陈歌向前迈步,避开铁柜正面的缝隙堵在柜门处。

  也就在同一时间,铁柜当中毫无征兆响起了嫁衣里女鬼的歌声。

  和黑色星期五不同,嫁衣一开场就是高潮!  “咚!”  没有一点点防备,全神贯注寻找陈歌的鬼屋演员,在神经高度紧张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了女鬼刺耳的歌声。

  演员一下撞在了柜门上,慌乱之中,他好像是又不小心踩到了自己吓人用的道具,噗通一声滑倒在了铁柜里。

  “哪来的声音?哪来的声音!”  漆黑逼仄的铁柜,成了囚禁他的噩梦,女鬼仿佛就在黑暗当中。   他疯狂锤动柜门,对于一切早有预料的陈歌,已经贴心的提前一步用后背顶住了柜门。

  “什么声音?!放我出去啊!”  担心活动太剧烈会导致心率加快,陈歌堵了一会,就退到旁边。

  “嘭!”  柜门被撞开,一个穿着病号服,满脸是人造血浆的“男鬼”连滚带爬冲了出来。   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捂着胸口,坐在走廊中间,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   “别怕,我是游客。 ”陈歌很自然对着拾音器说道,然后将手机捡起,关掉了闹钟,仿佛刚才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样。   冷汗和未凝固的人造血浆混在一起,男鬼生无可恋的看着陈歌,表情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你刚怎么跌倒了?没摔着吧?”陈歌扭头朝铁柜里看了一眼,柜子下面扔着两个特制手套,手套顶部是模型人头,其中一个人头的长发被踩掉了:“你们还用这么恐怖的道具?真阴险。

”  陈歌说着想要去扶“男鬼”,结果“男鬼”直接往后爬了半米远:“你别碰我!你走吧,我自己能起来。

”  “你确定吗?看你脸色好苍白。 ”  “这是化的妆!你赶紧去参观吧,不用管我!”男鬼倔强的自己爬回铁柜,顺便把柜门给关上了。   “那你小心啊。

”陈歌把闹钟铃音换掉,这首歌在特定的场合确实太劲爆了。   后脑被什么东西碰到,陈歌回头看去,半空中的“女尸”还在摇摆。   他伸手抓住了“女尸”的双腿,感觉冰冷僵硬,“女尸”的病号服上还写着一个名字——许珍珍。   “做工也算不错,但是跟我鬼屋里的人偶没有可比性。 ”  随口点评了几句,陈歌继续向前,他没走出多远,走廊中间的“女尸”就又晃动了起来。   走过拐角,才算是真正进入田藤病院,洁白的墙壁上凝固着干枯的血迹,写着许多我不想死、还我的某个器官等等的话。

  “这个鬼屋的背景故事有点乱,应该是需要游客自己进入其中探索,通过寻找各种线索,来完善还原故事主线。

”  陈歌走在病院长廊上,两边的窗户都是画上去的,不过结合了光影特效,给人的感觉好像窗户外面不时有东西跑过。

  设计这个鬼屋的人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两边的窗户真真假假,陈歌在走到第四扇窗户的时候,里面突然伸出一只手抓向他。   更过分的还在后面,头顶的天花板也暗藏有机关。   在他身体被抓住的瞬间,藏在天花板上的人头向下砸落,正好落入陈歌怀中。   若是换个人进来,估计早就大喊大叫起来,陈歌却前所未有的淡定,他单手将人头托起,一时间竟有种怀念的感觉:“在我四五岁的时候,就曾抱着这些东西到处跑,一眨眼都这么多年了。

”  窗户那边,抓着陈歌的鬼屋演员听完他这话,有点心虚。

  四五岁抱着人头到处跑?这什么家庭背景?  那人默默松手,又缩进窗户里。

  鬼屋内的光线越来越暗,每隔几米远才安装有一盏绿色的灯,走廊变得更加狭窄,两边开始出现各种各样的科室。

  “解剖室?一上来就这么重口?”陈歌停在第一间科室门口,朝四周看了看,这是他多次完成试炼任务后形成的习惯,在进入未知场地之前,先确定周围环境。

  扭头看向来时的路,拐角铁柜那里,保安不知什么时候跟了过来,他带着鬼脸面具,刚把柜子里的男鬼给搀扶了出来。   “看来正常的参观过程,应该是在鬼怪追击下进行的,这样更有氛围,也更紧张刺激一点。 ”  铁柜里的男鬼已经吓瘫,缠扶着他,保安鬼也很是尴尬,好好的恐怖气氛都给破坏了。

  “如果只有两个人的话,倒也没什么,可我怎么觉得后面还跟着第三个人?”陈歌留了个心眼,迈步进入解剖室内。   桌椅堆在四周,一具具假人模型被泼上人造血浆,扔在屋内,场面有些血腥。

  “这场景也就日系和欧美鬼屋喜欢设计。

”陈歌追求的是恐怖和惊悚,血腥只是最粗暴的一种表现方式。

  双眸扫过解剖室,让陈歌有些意外的是,屋子里竟然没有隐藏演员,全都是残破的人偶模型。   他随便捡起几具模型看了看,每个模型身体上必定会缺少一个器官,更有意思的是,所有模型的病号服上都写着同一个名字——许珍珍。

  “这是鬼屋老板特意要求的?”陈歌回想在保安亭看过的那段视频,里面并没有提及这个名字。   “许珍珍?难道最后监控里那个飘忽的女人就是她?”  扔掉模型,陈歌走出解剖室,保安鬼和男鬼都不见了踪影,似乎已经离开了鬼屋。

精彩文章推荐:
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伦敦编辑部成立
中国汽车名城 高端访谈(汇总)
第190章 别怕,我是游客
中国民航,飞得又好又快
梦见已经死去的奶奶是什么意思
新时代高校人才培养的根本遵循
炉石传说2019铺场奇迹法外服卡组推荐 最新铺场奇迹法卡组详情
华师大.数学分析(下册,第三版)在线阅读
中国古代文化常用官职类词语
周公解梦 梦见好多蜜蜂把那全部收回家了
中国武术新年发“新招”
中国国家地理2019年1月期
福建2019年注会cpa考试准考证下载打印时间已公布
中国古代十八个朝代名称的来历
不愿做这城乡边缘人经典美文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