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8,“小兔牙”请吃饭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2019-07-09  阅读 179 次

918,“小兔牙”请吃饭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9月12日,周三,领教科书。 9月13日,周四,发借书证,顺便听图书馆老师的讲座,如何使用抽屉卡片式和电脑索引,寻找图书。 9月14日,周五,上午和几门主课的老师见面,感受大学的第一堂课,下午放假,然后便是晚上七点将要在学生活动中心举办的,让无数人期待的英文系迎新舞会。

周五这天中午的午饭,王勃没有跟寝室的同学一起吃,而是在商业街附近的一家小餐馆,和俄语系的两位师姐共进的午餐。

王勃和班上众人订购的词典第二天就被陈香和伍雪从图书批发市场批发回来了,并第一时间交到了他们手中。 为了感谢王勃的帮忙,两人亲自出面,邀请他吃饭作为答谢。

王勃也有亲近,进一步了解“小兔牙”的想法,稍微客气两句便同意了。 “小兔牙”问他什么时候有空,王勃想了想,便把时间定在了第二天的中午。

中午十二点下课,王勃在商业街跟寝室内的几个室友告别,几人右拐去食堂吃饭,他则笔直前行,朝宿舍的方向走,准备去跟“小兔牙”汇合。

走在校园,一路上都有不少人如同发现新大陆般的对他指指点点,交头接耳,对此,王勃一开始还朝对方亲切微笑,点头示意,传达自己的善意和平易近人,数十次之后,却是麻木了,只有当看不见。

在三舍的门口,王勃看到了“小兔牙”和她的同学伍雪,两人正有些焦急的朝三舍的门内瞧,以为他大概会从寝室内出来。

“香香师姐,雪雪师姐,不好意思,才下课。 让你们久等了哈。

”王勃走到两人的跟前,目光注视着陈香,一脸微笑。 对方今天的打扮依然是平常的样子,长发披肩,仅仅用一枚红色的塑料发卡在耳边别了一下。

身上穿了一件白色的,款式有点陈旧的连衣裙,脚上套一双廉价的塑料凉鞋。

背后背着个黑色旧书包,不论样式和颜色,都跟身上的那件或许是她能够拿出来的最体面的连衣裙不太协调。 “没有,我们也才刚到不久。

”两人几乎异口同声的说。 三人一起随人流朝食堂的方向走,边走边聊。 和刚才一样,沿路都有不少打量王勃的目光,王勃大而化之,浑然不觉,但却把他身边的陈香和伍雪弄得挺疑惑的,还以为自己身上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比如脸没洗干净啥的。

C外学生吃饭的地方有三个:学生一食堂,学生二食堂,以及一食堂前面扎堆似的聚在一起的四五家中餐馆。 “弟娃儿,这里来吃嘛!”“两位妹儿,快进来,我们这里有还位置!”“三位同学到我们这里来嘛!”“……”刚刚走拢,便有无数热情的女老板站在饭馆门口吆喝。

陈香和伍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显然很少来这种地方吃饭,最后被离得最近的一家名叫“吴记家常菜”的女老板殷勤的拉了进去。 女老板把菜单交给伍雪,要她们点菜。 伍雪笑嘻嘻的把菜单推到对面的王勃跟前,要他点,突然想起,她们还不知道王勃的名字,尽管那天之后,她和陈香两人私下争论了好几次对方到底是“博格”还是“波哥”,但毕竟都是她们的猜测。

于是,伍雪便笑着问王勃叫什么名字。 “噢,我姓王,你们叫我王学弟好了,或者叫我维克多也可以。 今天精读老师让我们取英文名,我自己选的名字。 ”王勃还想在“小兔牙”面前过两天装/逼的瘾,故意不说,埋头开始研究起菜单来。 其实也没什么好研究的。

以他“好吃狗”的本性,三个人,起码要点个三荤两素一汤才能过得去,但是他知道两人的家庭条件,也就点了份水煮肉片了事。

“王学弟,你再点两道菜嘛!”陈香有些腼腆的把菜单放到王勃的跟前,要他再点,伍雪也在一旁劝,要他别客气。

他给两个女孩带来的利润也就两三百块,还得两个人分,他哪里好意思不客气?坚决推脱!两人没法,只有头挨头的盯着菜单小声商量,觉得合意的便抬头问一下王勃喜不喜欢,在王勃点头后很快又加了一份鱼香肉丝,一份肉末茄子,一个番茄蛋汤……王勃见两人似乎还要点下去,赶紧打住,说已经这么多菜了,三个人肯定够了,不够再说,两女这才作罢。

等上菜期间,三人继续聊天。 王勃对“小兔牙”为什么选俄语这种落后于时代的小语种十分的好奇。 西班牙语,葡萄牙语当然也算小语种,但是这两个小国几百年前牛/逼,布种全球,到处都是后裔殖民多,而且好歹也是发达国家,是欧盟重要的组成部分。

苏联解体,老毛子被美帝搞垮之后,俄罗斯沦为二流,经济每况日下,靠卖石油掉命,干嘛选这种没前途的语言?他上辈子对此很是好奇,可惜没机会打听,现在“小兔牙”就在眼前,怀着万分感激的心情请他吃饭,他自然得一解心头之疑了。

王勃这么一问,两人立刻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但王勃问了,她们又不好意思不说,于是期期艾艾,你一句的我一句说出了她们学俄语的原委。 原来,学俄语有两大好处:第一,学费便宜,第二,毕业之后,学校一般都给介绍工作。 两人在王勃面前坦言,她们的家庭条件都很一般——王勃相信这已经是有点自我拔高了的话,确切的说应该是很艰难,很穷困才对——没办法继续读研究生,大四毕业后最紧迫的考虑就是工作赚钱。

原来如此!王勃心想,但马上心头便是一阵说不出的哀叹:即使为了找一份稳妥的工作,也没必要一定去学什么劳什子俄语啊?上一世,王勃听一些消息灵通的学长闲聊时摆过俄语系所谓的“包分工作”到底是怎么回事。 西伯利亚有很多华人投资的垦殖农场,需要大量懂俄语的,C外的很多俄语系毕业的学生毕业后便被介绍了过去。 可王勃实在无法想象两位娇滴滴的小姑娘去那天寒地冻,鸟不拉蛋,比东北还要冷的地方,跟一群蛮横,粗鲁,整日喝伏特加,排外思想严重的毛子混在一起。

即使不去东北,像俄语系毕业的女孩儿们另外一个大出路,去独联体国家当国际导游,在王勃的眼中,也不是什么好活计。

上一世欧洲他去过好几次,法国,德国,荷兰,哪怕是波兰这些国家的晚上,他和他的老板都敢出去乱逛,用公款体验资本主义世界腐朽的夜生活,唯独在俄罗斯,哪怕是“天子脚下”的莫斯科,他们两个大男人晚上却根本不敢出门,怕遇到传说中极度排外,仇视华人的光头党!当地请的导游也一再的告诫他们,晚上能不出门就尽量不出门。

每年都有不少华人被俄罗斯人搞死,奸/杀,俄国人不高兴,没钱花了,还冲击,抢劫,捣毁华人在俄罗斯的商铺,大使馆屁都不敢放一个。

所以,这也是中国人,不论明星,富商,还是贪官为什么一个劲的朝英、美、加、澳,法国,德国,瑞士这些国家跑,要绿卡,要永居,甚至入籍,很难听说有谁跑俄罗斯去了,要拿俄罗斯的绿卡,入俄籍当俄国人,除了走投无路的斯诺登!王勃心头极其不是滋味的听着两位女孩说着报考俄语系的原委,尽管心头不以为然,但嘴上只能肯定、附和对方无奈的选择,甚至还要安慰两句,说些“学俄语未来也大有前途”之类的话,心头却想,以后看吧,看有没有机会帮助一下两个家庭和他一样贫困,却自强自立的女生。 他是不忍心让两位娇滴滴的小姑娘毕业后去俄罗斯闯荡的!聊天期间,陆续有菜上来。

在两个女生的招呼下,三人拿起筷子开动起来,继续边吃边聊。

吃饭途中,两个女生极其的热情,让王勃多吃菜,两人自己却甚少夹桌上的两道荤菜。

尤其是王勃所点的那道最贵的水煮肉片,两女就开头动了下筷子,尝了尝味道,后面几乎就没怎么动了。 动也只是夹碗中的配菜,肉片却几乎不取。

然后就只管顾着肉末茄子和另外的一道汤喝。 两人的样子,让王勃瞧得有些心头发酸。

也不管什么初次吃饭,男女有别,直接用自己的筷子一人夹了好几片水煮肉片放入两人的碗中,嘴里嚼着饭菜,囫囵不清的说:“唔,香香师姐,雪雪师姐,你们多尝尝这个,这个味道不错……”(未完待续。 )。

精彩文章推荐:
江信一年定开(003390)基金基本概况
皇庭B:关于股份回购进展情况的公告
江苏省海门市2013届中考语文模拟试卷及答案
高一语文必修二各单元重难点解析—高中频道—中国教育在线
零下12.1℃!北京最低温创新低 今起白天终于重回冰点以上
长江干堤上“红色铁娘子” 妇女撑起大半边天
中国合伙人(经典语录)word免费下载
《活着》读后感: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
银华中债-5年期国债期货期限匹配金融债指数证券投资基金更新招募说明书摘要(2018年第2号)
提高生活质量你必须get啥技能?
何必在北上深死撑,“新一线”武汉模样大变…
胸小下垂赶紧喝它,3个月“A”到“C”!有图有真相!
拍电影的钱究竟去哪儿了
褰?5鍚庤繘鍐涙墜鏈篈pp鎴樺満
每蠢动不定的初恋,应允都炎夏纯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