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师父师父师父

2019-05-16  阅读 107 次

  客堂终于恢复了寂静,就剩下孤飞燕和君九辰二人。   君九辰这才开口,“凭空生药,你这本事不小呀。

”  孤飞燕若不是不得已,也不想暴露那么多。 她只庆幸自己没有暴露小药鼎,她打起马虎眼来,“雕虫小技,故作玄虚,吓唬吓唬百里明川罢了。

”  君九辰又问,“如何故弄玄虚?”  孤飞燕继续打马虎眼,“其实,其实就是变戏法,同江湖杂耍其实没两样。

”  君九辰心中是有数的,只是想提一提而已,并不是真的想逼问她。 他只希望百里明川那厮不要将此事散布出去,否则,即便没暴露小药鼎,孤飞燕的麻烦也不会少。   见孤飞燕眉宇间的倦色,他只示意她坐下,也没再说话了。

  过了好一会儿,顾云远终于回来了。 只见他戴了一定帽子,换了一身衣服。 这帽子不是动的,正是儒冠;这衣裳虽仍旧纯白胜雪,却不再飘逸如仙,而是规规矩矩的儒装。 他背上还背了一个个头不小的竹箧,就像是书箧。

  黑帽白衣书箧子,这俨然就是一个书生的标配呀!  他顶多二十五六岁,再配上这样的穿戴,就显得更加年轻了;他的神态气质,本就温文尔雅,如今看来更是温良谦恭,文质彬彬。   不明真相的人见了他,必定不会跟“隐世医师”这四个字联系在一起的,只会当他是个读书人。   这样子的顾云远,除了皮囊之外,跟白衣师父哪还有一点点神似之处呢?  孤飞燕看得特别难过,明明还不确定眼前之人到底是不是白衣师父,却感觉好像是白衣师父变了。

  君九辰并不确定顾云远是装出来的,还是天生就是善良温和,只是受制于祖训而不得不离世隐居,无法悬壶济世。   他也关心不了那么多,他现在就只关心,顾云远到底能不能救得了程亦飞的腿。

  他道,“顾医师,请吧!”  见君九辰的长剑已经收入鞘中,顾云远就不那么忌惮了,他也连忙打手势,“靖王殿下,请。 ”  至于对孤飞燕,他似乎还有些忌惮。 他用余光瞥了下孤飞燕,犹豫了下,并没同她多言。

  都要走了,孤飞燕却道,“顾医师,你做的那些甘草糖挺好吃的,我能带走吗?”  顾云远连忙点头,“当然,当然。

”  孤飞燕一点儿都不客气,整盒给揣走了。

  三人到小码头的时候,掌柜的已经不见了,显然是送走了百里明川。 顾云远自己的船夫备好了船,送他们离开。

  孤飞燕同君九辰坐船尾,顾云远和船夫在船头。   君九辰在场,孤飞燕寻不到同顾云远单独说话的机会,可她的视线却始终盯着顾云远看,仿佛要将他盯上个洞来。

顾云远早察觉到了,他除了尴尬之外,还有些胆怯,他始终低着头,回避她,最后索性背身去。   到了小镇上,他们并没有再去客栈,而是直接往古镇出口驶去。

  百里明川其实还在客栈里,此时,他靠在窗台上,高高在上地望着他们。 他身旁的女侍从见状,连忙呈上一把弩箭,低声,“主子,机会来了。 ”  然而,百里明川却迟迟没动。

与其说他在盯着孤飞燕他们看,还不如说他在盯孤飞燕一个人看。 他绝对不相信孤飞燕那凭空生药的本事只是变戏法,下一回,他一定要逮住她,不仅仅要好好跟她算一算阴阳毒的账,还要好好的问一问她,这凭空生药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暗想,顾云远一个隐世的医师应该不会将孤飞燕这本事泄露出去的,君九辰更是不会了。

否则,让其他人见识了这本事,天知道孤飞燕要被多少人惦记上!  他如今都有些后悔了,当初就不该利用这丫头挑拨祁程两家,而是该收了这丫头为己用,只可惜,他当初并不知道她如此有趣。   百里明川看得都走了神,女侍从却心急如焚,又道,“主子,再不动手就来不及了。 ”  百里明川没回答,接来弩箭竟随手就丢河里去。

  女侍从大惊,“主子,您……主子,错过这个机会,皇上就一定会把您交出去的!”  其实,百里明川并没有那么好的闲情逸致,去耗费那么多心思算计祁程两家。 这件事,他是授命于父皇的。

  百里皇族嫡长子早夭,二皇子被册封为太子,他这排行老三皇子虽是嫡子,实际上却连一个庶子,甚至庶女都不如。

  在外人看来,他得了盛宠,骄奢淫逸,挥金如土,可实际上,外人并不知道他要的一切,哪怕是一个金币都不是与生俱来的,都是要拿东西去换的,要付出代价的。   这一回,他不仅仅败走晋阳城,而且还得罪了神农谷,父皇岂会保他?  若换做皇族里的其他人,父皇或许还会犹豫。 但是,面对他,父皇必定不会留余地的,父皇会将他推出来担起一切责任。 要么就是将他交给君氏皇族为停战的人质,要么就是将他交给神农谷处置,没有其他选择。

  他从小就知道,父皇不爱他,而是……恨他!  他来求医,不过是为了父皇最宠爱的义女,让她去同父皇求情罢了。

  如今,这条路也被封死了。   万晋皇都,他是绝对不能回的。   思及此,再见河道上那渐渐远去的身影,百里明川径自呵呵笑了起来,这笑里头的滋味,怕是他自己才能懂吧。   “主子,您这是怎么了?”  女侍从很不可思议,在她的记忆中,主子从来都不是会轻易放弃的人,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哪怕是不折手段,主子想要的都一定会抢到底。

  而如今,主子竟眼睁睁看着大好机会溜走,他到底是怎么了?  百里明川没理睬女侍从,直到孤飞燕他们的背影渐渐消失在河道上的云雾里,他才起身来。   他那双狭长好看的丹凤眼里,掩去了方才所有情愫,仍是那么傲慢恣意,好似什么都无所谓。   他一边慵懒懒地伸懒腰,思索了许久,才道,“罢了罢了,本皇子也不想回去,本皇子正好去师父那耍耍。 呵呵,他老人家该想本皇子了。

”  是的,百里明川有师父,是一位姓古的古怪老家伙。   说起师父,百里明川笑得纯粹干净,就好似一个幸福的孩子……。

精彩文章推荐:
708d019e1849c7c30f86aaf068961921
2018秋(教科版)九年级物理上册同步操练:5.1.欧姆定律 第1课时 探讨电流与电压、电阻的关系
教育部副部长翁铁慧调研国科大
国家统计局传递云南省红河州泸西县和建水县经济普查违法案件
点睛之笔在“品牌” 海青特点小镇村庄振兴城乡融会之路
70a4d2377a59930d02ce2911690845b5
电视剧《漂亮的李慧珍》经典台词对白
第三十九讲:何志军先生:走进象牙塔 寻找自我
VIPKID少儿英语培训机构好吗
70a604e960d0842384d833304c735578
【诺基亚Lumia 635】诺基亚Lumia 635报价
梦见已经过世的外祖父母是什么意思
小学语文五年级教案:四季
吉林省桦甸市暴发特大山洪灾害14人死亡
南阳市卧龙区楹联学会到内乡“传经送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