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一份大礼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2019-07-08  阅读 5 次

第一百七十七章 一份大礼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张之洞后背冷汗浸透了衣衫,袖袍下的一双手颤抖个不停,倒印文书阁里的文书,那是杀头的大罪,九族都无法幸免。

他此刻恨不得前往衙门大狱,将周云此人直接宰掉,只有周元死了,才能够死无对证。 可如今,周元似乎将他张家给卖了,倘若现在杀掉周元,那更会落实张家的罪名。

“林大人,明鉴呐!”张之洞眼眶微红,如同受了贪大的委屈与冤枉一般,恨不得掏心掏肺让林宇看看,他的心是红的。

林宇慢条斯理地啜了口茶,目光直视张之洞,轻笑道:“张老板激动干什么?本官还能吃人不成?本官可没说你向护卫所向周大人行过贿。 ”“这……”张之洞愣了一下,随后大汗淋漓,看向林宇的表情都变了,感情这是林宇在套他的话?其实,周元压根就没有出卖他张家?“周元此人嘴硬的很,说杨家是地地道道的书商,从未行贿过文书阁护卫所,倒是隐约提过张府,李府……等几家。 ”林宇说道的同时,一副公正廉明的神色,正视张之洞,道:“我观张老板胸有正气,令子更是前途无量的双乙学子,怎么会做出这等有辱先贤事情来?”张之洞脸色发烫的厉害,但仍然尽可能的表现出一身正气,点了点头,抱拳道:“林大人是深明大义之人,张某敬服。 ”林宇摆了摆手,道:“本官才入城不久,听闻杨记书商的生意做到了其他省府,俨然成了这太乌行省的书商之首,似有吞并其他书商的趋势……”张之洞身体没来由的一抖,道:“这不大可能吧?武陵是书香名城,也全靠我等书商的支撑,他杨佐康可没勇气干出这种事……”“这杨家小子……”林宇低声喃喃道。 声音不大不小,恰好张之洞听的清清楚楚,心思电转之间,脑袋嗡嗡作响。

“什么杨家小子?还请林大人不怪张某孟浪,敢问杨家吞并其他书商的消息,从何处听来?”张之洞已经成了惊弓之鸟,不管周元有没有招认,林宇既然带着衙役来到他张家,不可能就是来喝喝茶,串串门。 必然是从周元那里,或者是……所谓的‘杨家小子’那里听到了什么传言。 “呵呵,张老板多虑了,这只是下面人道听途说的消息罢了,本官今天本想去杨府的,途径你张府,就顺便进来看看……”林宇轻笑道。

谁知,他身旁的吴都头却是插嘴道:“大人,小的虽然对武陵城街道不熟悉,但也知道张家在城北,杨家在城南……这怎么可能途经?”“……”寂静,张府迎宾堂内一片寂静,落针可闻,张之洞咽了咽口水,听出了林宇的话外之意。

这根本不是什么途经他张府,绝对是从周元或者杨家小子嘴里听到一些事情,过来查案的,只不过苦于没有证据,才说出这番话来。 杨家家主不可能供出其他家族,大家都是一条线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但杨家的不孝子,或者不得志的子弟,却很有可能做出这等事情来。 张之洞双腿略微有些发软了。 “本官喜欢绕圈子,吴都头,你难道有意见?”林宇瞪了眼吴都头。 “喜欢绕圈子?”咕咚!张之洞直感觉到口干舌燥,这话就更明显了,绕着圈子来敲打他?殊不知,林宇这一句无心的话,让疑神疑鬼的张之洞坐立不安,内心挣扎一番后,试探道:“林大人,若是周元招认文书阁护卫所勾结书商,会如何判?”“戴罪立功,革除功名!”林宇内心一颤,正色道。

他内心有些慌了,难道张之洞主动认栽了?没道理啊,他怎么能这么快认栽,自己什么证据都没,就仅仅是凭借陈顺之的那一场宴席,来猜测可能涉案的武陵书商。 “就仅仅革除功名?”张之洞惊疑出声。

本是杀头的死罪,只要戴罪立功,就能够保住性命?想必……他会选择招认吧!“大人,倘若杨家主动认罪,承认与文书阁护卫所勾结,并交出账簿,他会任何判?”张之洞试探性地问道。 林宇是什么人?武陵人大多心里有数,有才,身负圣眷,参与剿匪的狠人,更是与子爵曹柏,如今的行省总督陈廷均关系匪浅。 他若要保人,其实真的不难。

若是张家主动承认,会不会……跟周元一样,死罪免除,只是有小小的惩罚?“杨家?”林宇眼中迸射出一缕寒光,道:“杨家勾结文书阁护卫所,必死无疑,若是本官包庇,那掉脑袋就是郡守大人与本官。

”这番话,让得张之洞内心发憷。 “不过……”林宇神色变化,轻笑道:“这些书商中,总得要留一家接手这些业务,其他的就全部抄了,满门抄斩!”“噗通,噗通!”张之洞心跳加速,又惊又喜,惊的是满门抄斩,喜的是……他找到了一丝生机。

甚至,他张家若是抓住这缕生机,将会将杨府取而代之。 “呵呵,本官如今还有公务在身,就不就留了,李府那边……本官新的话本即将面世,正打算去谈谈合作的事宜……”林宇言尽于此,若是张府还不懂得抓住这次机遇,就怪不得他下狠手了。 至于为什么给张家机会,大概就是……他看张远坤这个家伙很不顺眼。 双乙学子,他嫉妒这家伙,自己来年拿个双甲学子的身份,在他面前恨恨地羞辱一番。 要是死了,就太没趣了。

不过,若是张家一心寻死,他就没办法了……林宇起身,随后直接招呼吴都头跟衙门兄弟离开,张之洞眼神变幻,看着走的干净利索的林宇一行人,眸光闪烁,陡然浮现出一缕坚毅之色。 “林大人,且慢!”张之洞深吸了口气,道:“张某送大人离开,顺便……明日辰时,送一份大礼给大人,也同时向大人求一样东西!”“哦?张老板想要从本官这里求一样什么东西?”林宇轻笑道。 这一刻他忍不住掏出折扇轻轻地扇了起来,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精彩文章推荐:
援疆支教的青年“挑山工”——山东大学生援疆实习支教成就精品工程
于丹:有一种生活态度叫“苏东坡”
上海自考新生报名网,2019年上海自考新生报名网,自考怎么报名时间
《神醫靈泉:貴女棄妃》
北京市中小学德育副校长培训项目、中小学新任校长培养项目、中小学校长课程领导力提升项目在首都师范大学正式启动 首都师范大学 Capital Normal University
泰宁年夜金湖之行 2018.11.10
自动清粪机价格,自动清粪机使用前需要做哪些检查
《我看见女王》读书笔记
她亲手浇灭了爱情的星火 我却依然站在原地等待
国开货币A(000901)基金经理
手机卡能异地销号了 2019年起在全国正式开展相关服务
2017年6月教师入党志愿书范文4
本草纲目·谷部·罂子粟章节全文翻译赏析唐诗宋词
2015团队肉体标语大全
宝宝出现的胸腔积液需不需要治疗?胸腔积液宝宝治疗 感受春天的气息的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