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黑暗中抓住了我的脚

2019-07-08  阅读 13 次

谁在黑暗中抓住了我的脚

今年6月的一天,单位的司机陈师傅带我出车去广德市柏垫镇月克冲查勘当地的移动通信基站。 这是一个山区,鲜有人迹。

基站机房在山上一间废弃房屋的二楼,是一个覆盖站,为了实现通信网的全覆盖而在多年前建成,对平时的通信意义并不大。

  还是像往常一样,陈师傅把我送到山下,我自己个人带着设备和图纸上山。   山上生长着高耸茂密的竹林,抬头几乎看不见天。

陈师傅说山上有一条以前建没机房时铺成的水泥路,我找了好久,终于在一团没过我腰的杂草堆中发现了这条久违的道路。

  前几天刚下过雨,林子里湿气很重,气压很低,我走几步就已经喘不过气来。 我手拿一根竹手杖,除了要不停地打草惊蛇外,还要用它拨开眼前的树枝、乱草和蜘蛛网。 虽然这种山是查勘工作经常要爬的,但是这次我却感觉浑身上下有种说不出来的不舒服,因为我虽然汗流浃背,可是身上却不时能感觉到一阵阵的冰凉和发麻。

  机房所在的老屋在靠近山顶的地方,是栋二层小楼,四周几乎都被茂密的竹林覆盖,老屋后面,一座60多米的通信铁塔矗立在山顶,但是由于竹林枝叶茂盛,我站在地上只能看见铁塔的一角而已。

在屋外我忽然看到了一只全身漆黑的野猫,它坐在地上冷冷地盯着我,见我走近也没有逃开。 那种眼神,既不是好奇,也不是示威,而是一种令人恐惧的冰冷,看得我脊背一阵阵发凉。

这里怎么会有猫呢?  我拿出钥匙,打开了这座老屋的大门,屋里光线不好,由于被周围的竹林挡着,大门和窗户射进来的光微乎其微。 一楼大概有50平方米,门边靠墙在地板上开了个方方正正的洞,洞口两人多宽,有台阶可以走下去,大概是地下室,房屋里没有任何摆设,空荡荡的。 我心里有些害怕,赶紧用手里的竹竿支着大门,免得门突然关上再吓我一跳。

  我走上楼梯,进了机房。 屋里一片漆黑,我在门边摸到了几个开关,上下扳了好几遍,并没有灯亮起。

我只好拿出手机,往机房里照了一圈,机房里的设备已经不工作了,电源灯都是灭着的,手机一点信号都没有。

我顺手翻了翻摆在电池组上的巡检记录,看到上面的日期只写到2005年,心想这鬼地方,都多少年没人来了,机房的电池早就没电了!  我一边在心里咒骂着,一边开始干活。 屋里很安静,我不敢胡思乱想,只打算快点干完活赶紧逃离这个让人不寒而栗的地方。

  等我把机房的设备型号位置都记录下来,已经过了好一会儿,最后我拿出指北针想测方向,可是指北针的针尖却一直在乱转,根本停不下来。 我心神不安,随便画了个方向就退了出来,迅速向楼下走去。

  楼下一点光都没有,一楼的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关上了。

我头皮有点发麻,安慰自己道:风吹的,一定是!不过我很怕黑,仅靠手机那点光还真不敢再往楼下走。

就在这时,我感觉背后吹来一阵冰凉的风,心中诧异,回头一看,突然发现窗外有双眼睛,黄色的瞳孔发着光,正在紧紧瞪着我!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吓得一个趔趄,手机也掉到了地上,可是我已经顾不上去捡了,连滚带爬地下了楼梯,慌忙向大门扑去,却不料刚跑几步,突然脚下一空,整个人就向前摔去,我心想糟了,肯定是那个地下室!还没想完,我的膝盖就跪在了台阶上,然后头朝下滑了进去,最后我感觉头撞在墙上,失去了意识。

  不知过了多久,我慢慢苏醒了,只觉得浑身都在疼,头晕得厉害。 四周都是黑暗,一片寂静,我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和呼吸声。 直觉告诉我,必须马上走!可是我的腿好像摔得很严重,根本站不起来。 黑暗越来越浓,我靠在墙边不敢发出任何声音,不敢动,甚至也不敢呼吸。

黑暗仿佛像一只巨大的手,扼住了我的喉咙,让我窒息。

  过了一段时间,也不知是不是幻觉,黑暗中传来了一阵阵细微的声音,一会儿像有人在笑,一会儿像有人在低声抽泣,一会儿,又像有人在痛苦地呻吟,听不出从哪儿传来,好像就在我耳边,又好像离我很远。

我身上一阵阵发麻,头发奓了起来,思维已经完全停止了,我全身都在发抖,想动,却根本动不了。 就在我即将崩溃的时候,我忽然感觉一只手抓住了我的脚!我脚上的肌肉忽然像受到巨大压力一样紧绷起来,接着这种触感扩散到我全身,一阵彻骨的寒冷开始往身上蔓延,我的五脏六腑好像都要被冻住了一样,伴随着寒冷,巨大的压力也遍布全身,仿佛黑暗有了生命,要拼命钻进我的身体。

我使劲闭着眼,心被恐惧紧紧地揪住,我的肌肉在抽搐,浑身上下都在剧烈地颤抖。

我想要挣扎,想要呼喊,可是怎么挣扎身体都没有反应,怎么呼喊喉咙都发不出声音,好像这身体已经不再属于我了!  就在我绝望的时候,忽然周围响起了一声凄厉骇人的尖叫:喵──哇!!!叫声过后,我身上的压力迅速减轻了,寒冷逐渐退去,那只手也松开了我的脚,身体仿佛又回来了,但是由于刚才精神的崩溃导致我已经极度虚弱,马上又晕了过去,只是在失去意识之前恍惚看见了黑暗中有两盏灯,闪着黄色的光……  再次醒来时,我已经躺在了医院,病床边围了一圈人,有陈师傅、杨总,还有移动公司的几名领导。

陈师傅说他看我上山好久还不下来,打手机也没有信号,于是就上山找我,后来看见一只黑猫从屋里地下室蹿出来,就把手电往里面照,这才发现了昏迷中的我。

他们说我摔得很严重,身上多处受伤,昏迷了很长时间。

尤其是右脚踝处的几道淤青,像是被一只手狠狠地抓住过。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踝,果真如此。

我回想起当时的感受,更加确定了这些不是幻觉,那么,是谁在黑暗中抓住了我的脚呢?分页:。

精彩文章推荐:
(2017年秋)人教版物理八年级上册常识点邃密梳理:5.3探讨凸面镜成像的纪律
白酒在生活中的五个小妙用
【南方日报】好细胞居然“叛变”!广东科学家“出警”,新招式对战乳腺癌
【百尊(澳门赌场)】出手的故事 怎么改掉感情用事
党员结案中来友爱往家孤军开战除奸称颂未凿心得心腹之患精选4篇
夏季要喝这6款养生粥
我终于,活成了你以前的模样
搞科技霸权就是阻碍发展进步 拒绝竞争必将失败
工银瑞信恒享纯债债券(002832)
汇安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汇安量化优选灵活配置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基金合同
三月二十八日赠周判官拼音版翻译赏析原文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连江“雨花斋”是一个例外
梦见楼房倒塌 周公解梦
贵州省安顺市西秀区旧州中学2016届九年级上学期第一次月考数学试卷(无答案)
不雅《法治中国》心得领会3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