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终极一战 奇兵

2019-07-08  阅读 54 次

第一章 终极一战 奇兵

黑云漫天,狂风肆虐。 人间天上已经到处被战争的烈焰焚烧,山河早已变色。

处处是残垣断壁,白骨皑皑。 魔族和神族的战争已经持续百年。

这场战争已经把人间天上都变成了炼狱,双方经过大大小小几百次的小战役后,终于迎来了这场旷世决战。

神族魔族谁主天下就在此一役。 洛水河边,双方已屯兵百万,相隔洛水,等待最后决战时刻的到来。

洛水河边空气似乎都凝固了,肃杀的气氛压得每一个身在其中的人似乎都透不过气来。 神族中军帐内,天帝天音眉头紧锁,英俊的面庞上布满了凝重的气息。

眼下他正在和神族的三大长老商讨制敌计策。

不得不说,这一届的天帝确实比上一任天帝厉害多了,他虽然年轻,但却神力深厚,杀伐决断。

千年前继承了家族的神力,更娶了神族梵天家族的长公主为妻,结束了神族三分天下,各自为战的局面。 有了他,才有了神族眼下的一统。

神族才有资本和眼下兵强马壮,虎视眈眈的魔族一战。 中军会已经开了半天了,各大长老和神族将领商讨下来,除了硬战之外,还没有更好的法子对付魔族。

而硬战,却是眼下天音最不想看到的。

因为硬战,就意味着天界无数的好男儿将要直面魔族魔兽狂暴的铁蹄,天音见识过魔兽之威。 他知道,在这样的攻势下,神族将会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神族有亡族灭种的危险,传承数亿年的神族到他手上,他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眼下的魔君魔笛就是一个疯子,他以魔族数以万计的子民为引,让他们自愿葬身魔兽为食。 启动魔狱大阵,控制魔兽为他冲锋,眼下的魔兽个个凶暴残忍。

它们正渴望天界男儿的血肉填充它们那永不满足的食欲。 这样的战争根本就是找死。 怎么办?战又不能战,退又不能退。 眼下的魔族只要跨过洛水,就到了神族的腹地。

神族的大门就会洞开,而后面是神族的子民,是神族最后的血脉。 这已经是最后的防线了。 神族唯一能让魔族陈兵洛水不敢轻举妄动的,就是神族万年前让魔族闻风丧胆的战神剑了。

战神剑的存在是神族最后的筹码了。

战神剑,想到这里,天音的脸部曲线开始柔和,连呼吸都开始轻盈起来。 正在这时,中军帐的厚重帘子被掀开,外面传来神族士兵的报诺:“天后娘娘到。 ”听到这里,所有讨论军情的将领长老都停了下来,望向外面。 就连天帝天音,也从当中的龙椅上走下来,迎了出去。 当外面的人进来时,整个中军帐似乎瞬间被点亮,进来的女子气质清幽,眉眼绝色,实在太美了。 美的帐里的每一个人都似乎忘记了战争。

这也难怪,天后梵月的娘家原是神族最古老尊贵的家族梵天家族,本就气度尊贵。

更重要的是,她的母亲是月宫的公主,曾经是神族最美的女人。

如今的梵月出落得比月神还要美。

天音看到眼前的梵月,眉眼都在含笑。 他迎上去,握住梵月的手。

宠溺地说:“月儿,你怎么过来拉,刚回来,也不知道休息一下,就过来了。 ”梵月抬头冲天音一笑,对他说:“军情紧急,顾不了这么多了,先商讨军情吧。 ”说完,径直走到了帐内的圆桌前。

所有的人自动让开一条路,让梵月走到了桌前,梵月走到桌前,仔细观看两军地图,蹙眉深思。 良久,她仿佛下定决心,抬头看向天音。 缓缓言道:“天音,昨日我前往洛水河边查探军情。

据我抓到的兽兵所言,果然不出我们所料,所有魔兽均是被人控制。 而控制它们的人就是魔族的联盟首领妖帝。 我们现在制胜的唯一办法,就是派一支奇兵杀掉妖帝。

这样魔兽就会失去控制。

只要瓦解掉魔族最强的武器,那我们才有机会打赢魔族,赢得最后的胜利。 ”天音缓缓点头说:“这倒不实为一个好办法。

只是现在魔族屯兵百万列于阵前,我们要如何才能绕过百万魔军进入魔族腹地,杀掉妖帝?”梵月摊开地图,指向洛水的一处。 洛水两岸地势平坦,唯有一处,位于神族领地。

拔地而起一座孤峰,直插云霄。 孤峰之上,斜出洛水。 悬空与对岸洛水之上,此处名曰鹰嘴崖。

山势异常险峻,尤其是突出的鹰嘴部分。 只有一条羊肠小道,两边均是悬崖峭壁。

更恐怖的是,一旦落下,下面即是无边罡风。

就算是神族,也是九死一生,化为飞灰。

梵月言道:“鹰嘴崖的凶险,神族魔族都知道。

所以鹰嘴崖下方,魔族必不会有重兵把守。

最重要是鹰嘴崖的下面已经是魔族军队的后方,离魔族的帅帐肯定不会太远。

这段距离,应该可以让我有时间避开兽兵杀掉妖帝了。 ”听到这里,天音猛地抓住梵月。

眼中满是焦急和担忧:“你说什么?月儿?你要去杀掉妖帝?不可以,我发过誓,绝不让你再离开我做这么危险的事情。 要去也是我去。 ”梵月轻轻握住天音的手,对视着他。 缓缓说道:“天音哥,你是天帝,怎可以身犯险?你要是出了什么事,神族就完了。 你要知道我的真身是凤凰,我可以飞跃鹰嘴崖的险地。

更何况我身负战神剑,只有我才最有希望杀掉妖帝。

我们只有一次机会。

如果我都回不来,那神族不会有任何人能完成这个任务。

没有必要让神族其他人白白牺牲。

而这一次是神族最后的机会,你身负神族所有子民的重托,怎可意气用事?”听到这里,天音沉默了,所有神族将士和长老也沉默了。 这个秘密只有在场的将领和长老知道。 原来,神族最强的存在从来都不是天帝。 最强的竟然就是眼前这个倾国倾城,颠倒众生的女人——梵月,她也是战神剑认定的主人。

她才是神族最强的武器。

精彩文章推荐:
不介意独孤,比爱更温暖
李易峰与王思聪吃火锅
房祖名薛凯琪闹分手 房夜会辣妹薛疑撬墙脚
博时颐泰混合A(002813)基金基本概况
生病的疾苦400字 记叙文
为什么女人不愿意和你聊天?这三大雷区,你要避开
遗址逐日童话故事:狮子和白羊
自贡市自流井区成人高考有哪些毕业待遇
易方达基金温煦有限公司
贵州:2012年上半年软考报名须知
青铜葵花观后感350字作文 感情淡了语录
医学影像学杂志投稿,期刊发表
【泸州砂浆混凝土泵哪里卖】
餐桌上的教养,将决定孩子日后的成功程度!(爸妈请注意)
《焦点访谈》 20150115 奶牛散养遇寒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