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到底咽不下这口气

2019-05-15  阅读 104 次

  秦佔发誓,这辈子没人给他这种气受,没人能,也没人敢。   一连咽了好几口窝囊气,气得他差点儿忘记两人是因为什么开始生气的,明明她生日那晚还好好的……不提生日还好,她的生日简直是他的灾难日,阳历那天薅头发打脸,阴历那天拍他一身的蛋糕。

  他哪里得罪她了?他对她还不够宽容吗?  她倒好,饭不吃房子不要,推得一干二净,临了还反将他一军,说是做人要有自知之明。

  好,很好,特别好。

  连续两个礼拜,秦佔走哪儿都拉着一张脸,吓得游戏公司的人加班加点,其他公司的人听说他一口气裁了十几个,唯恐避之不及,就连身边的朋友也在纳闷儿,谁惹他了?  荣一京给秦佔打电话,“晚上出来啊。 ”  “什么事?”  “荣昊这次的摸底成绩出来了,考得不错,我做东,让他叫上闵姜西,一起吃顿饭。 ”  秦佔沉声道:“你故意的?”  荣一京说:“我故意什么了?”  秦佔不出声,荣一京自己揣摩,“你不会还在生闵姜西的气吧?”  秦佔不置可否。   荣一京说:“这都多长时间了,而且上次是你当众给她难堪,还有什么事是过不去的?”  秦佔没法开口,说闵姜西偷偷给他气受,只能拉着脸道:“要么你们几个吃,要么我们几个吃,别往一起凑合。 ”  这不就是闵姜西要的划清界限吗?他成全她。

  荣一京哭笑不得,“干嘛这么小气?你要是真看她不顺眼,干脆开了算了,省的成天在你眼皮子底下招恨。

”  秦佔道:“她来我家不是教我,是教秦嘉定。 ”  荣一京道:“就是,看在嘉定的面子上,你也不至于跟她认真啊,来吧,就当给小二一个面子。 ”  秦佔不说话,荣一京知道他嘴硬,已经算是默认。

  另一头,荣昊打给闵姜西,约她晚上一起吃饭,闵姜西早就答应了程双,约荣昊周末来家里庆祝,一番口头夸赞后给推了。   荣一京再次打给秦佔,口吻戏谑,“你不想见的人不用见了。

”  秦佔心底略微泛起涟漪,忍着不问原因,只说情绪,“更好。 ”  荣一京要笑不笑,“你还嚷着不想见闵姜西,人家更不想见你,小二请了半天都没请动,想必是知道有你在,不想看你的臭脸。 ”  秦佔接二连三被闵姜西撅面子,心底已经说不出是怒还是平静,声音如常道:“你惯的。 ”  闻言,荣一京乐出声来,“我惯的?不是吧,我可是从你手里接的人,是你三令五申,这个不许,那个不让,生怕我把她给荼毒了,我也是听了你的话,对人礼遇有加,现在请不动人,你说我惯的,到底是我惯的还是你惯的?”  秦佔也不知道是谁惯的,她年纪不大脾气不小,绵里藏针笑里藏刀,明明是不爽,还笑呵呵的跟他说着客气的话。

  “你自己的事,少往我身上扯。 ”秦佔非常不爽。

  荣一京隔着手机都能看到秦佔的脸色,忍着笑道:“憋气可不是你的风格,有什么不爽大家摊开了说,关键你跟闵姜西闹不和,搞得她现在连我家小二的局都不来,小二刚还偷偷问我,是不是闵姜西还在生你的气,所以才不来的,你说我怎么回?说是,显得你不给力,说不是,显得小二不给力,我是两头为难啊。

”  若是平时,秦佔清醒的时候,一耳就听出荣一京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故意煽风点火,但他现在被闵姜西气得没办法正常思考,只觉得荣一京说的对,因为自己连累小二,哪还有个当哥哥的样子。   “别磨叽,晚上在哪吃饭。

”  秦佔有点儿恼羞成怒,不想再聊下去。

  荣一京报上地址,秦佔爽快的挂了。 电话是挂了,但心火还在烧着,他几次三番想打给闵姜西,问问她到底几个意思,不见他也就算了,荣昊的局她也不去,故意让他下不来台?  想了好几次,最终还是算了,他懒得跟她说话。

  晚上,饭店包间,秦佔跟秦嘉定一起进门,秦嘉定叫道:“京叔,小叔。

”  荣昊叫道:“二哥。 ”  秦佔给荣昊准备了礼物,他们公司最新款的仿真枪游戏套装,荣昊接过,“谢谢二哥。 ”  荣一京从旁说:“他成绩刚上来点,你就给他糖衣炮弹,安的什么心吧。

”  秦佔看都不看荣一京,对荣昊道:“叫人给你订了一套乐高,这两天送到。 ”  荣昊这才笑了,“谢谢二哥。

”  秦嘉定面无表情的坐在一旁玩手机,荣一京问:“嘉定怎么不高兴?”  “没有。 ”  “是不是因为闵老师没来?”  秦佔很想抬头瞪一眼,事实上却不动声色,波澜不惊的拿着杯子喝茶。   秦嘉定面色淡淡道:“她有事来不了。

”  荣一京笑说:“也许是怕你二叔,不敢来。 ”  秦嘉定说:“她连鬼都不怕,会怕我二叔?”  荣一京猝不及防的被戳到笑点,笑个不停,秦佔喉咙处哽着,这口茶怎么都咽不下。

  服务员进来下单,荣一京给两个孩子点了饮料,自己跟秦佔喝酒。 秦佔心情不好,拿酒当饮料。   没有闵姜西在的饭局,荣昊跟秦嘉定基本没话讲,秦佔跟荣一京聊公事,无聊到脱发。

  不过半个多小时,秦嘉定和荣昊先后放了筷子,低头玩手机,又过了一会儿,秦佔和荣一京也聊完,饭局就这样不痛不痒的结束。

  秦佔让人送秦嘉定回去,自己去了趟游戏公司,公司的人给他看了最新一版的游戏皮肤,他觉得还不错,当场命令收工,请吃饭。

  换了拨人,又喝了一轮酒,秦佔已经很醉了,但脑子里始终保有一份清醒,闵姜西不给他面子,还给他脸色看。

  后半夜被人送回市中心的一套房子里,等人走后,秦佔掏出手机,迷糊着打给闵姜西。   闵姜西早就睡了,她没有静音的习惯,愣是被吵醒,眯着眼睛一看,屏幕上显示着‘秦佔’来电的字样,凌晨一点五十八分。   她迟疑着要不要接,最后还是接了,怕他有什么急事要找她。

精彩文章推荐:
上海市教育考试院院长郑方贤:若何填报高考自愿
【泸州砂浆混凝土泵哪里卖】
【诺基亚Lumia 526参数】诺基亚Lumia 526配置参数
【巴州区库存电缆线回收免费估价】
南京地铁十线齐发,你常坐几号线?
在大学西方经济学课程中渗透环境教育的重要性论文2900字
《甜心18歲:惡魔小叔,咬一口》
【少儿儿歌在线听mp3
公共场所英文译写规范——第4部分:旅游
电脑蓝屏怎么解决,克隆系统后重启电脑蓝屏如何解决
女朋友or前女友使用冷暴力分手的
眼镜行业的依旧超脱word免费下载 情商高就是会说话
[橘子原创]十二星座之双鱼
本草纲目·谷部·罂子粟章节全文翻译赏析唐诗宋词
2016天津科技年夜学河北考点美术考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