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不按套路出牌

2019-05-15  阅读 184 次

  直到跟秦佔两人坐进跑车中,闵姜西脑海中还不停回荡着他那句五分挑衅五分狂放的话:谁让她长得美呢。

  蓝色跑车行驶在平坦山道上,车内静谧无声,闵姜西垂目看着手中的课件资料,一如往常。

  “秦嘉定的话,不必放在心上。 ”  身旁的秦佔忽然开口,闵姜西抬起头,面色如常的接道:“明白。 ”  秦佔目视前方,面无表情的问:“你知道我说什么?”  闵姜西道:“秦同学是小孩子,我毕竟是成年人了,知道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不该我参与的事情,我以后会尽量回避。

”  秦佔沉默数秒,再次开口:“你挺有一套的,那小子不好搞定。 ”  闵姜西品着这话,虽是说的波澜不惊,可隐约也有几分赞赏的意思,她勾起唇角,微笑着回道:“可能我们性格合得来。 ”  秦佔说:“那就签正式合同,正好我今天有空。 ”  他太过云淡风轻,以至于闵姜西的惊喜是慢半拍才涌上来,侧头看向秦佔,她故作镇定,确认道:“这么快就签正式合同?”  秦佔没看她,不咸不淡的说:“你要不想签就算了。 ”  闵姜西可不敢跟捉摸不定的人玩儿欲擒故纵,赶忙换了副高兴的表情,出声回道:“不是,我当然愿意,就是没想到这么快……谢谢秦先生信任我。

”  秦佔道:“你做的好,我不会亏待你。 ”  今天才是闵姜西第二次上门,跟秦嘉定之间的相处,怎么说呢,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好歹软硬兼施扛过来了,她给自己的表现打及格分,好是算不上的,但秦佔却说‘你做的好’,这里面的好究竟指什么,就颇有几分耐人寻味了。

  或许是昨天他在路上发疯,她的表现还算镇定;亦或是今天面对杀上门的冯小姐,她的存在于他而言本就是一种变相的辅助,恰好帮助到他。

  反正不管怎么说,意外常有,惊喜也有。

  闵姜西看不透彻,索性装糊涂,现场口头打包票,日后一定好好教秦嘉定。   ……  下午两点多钟,先行办公室里最悠闲的时刻,没出课的老师都会聚在茶水间闲聊,因为有了昨天闵姜西公开打脸苗芸的事件,众人再也不敢背地里嚼闵姜西的舌根,更何况她现在又搭上了秦家这艘大船,如今聊到她,都得从正面酸,比如本事大啊,大老板深谋远虑啊,人不可貌相啊……  心想听到就听到,夸你还不让?  女老师听到这些‘夸赞’,难免会似笑非笑道:“人那是不可貌相吗?”  “齐老师,亏你还是教语言的呢,语病太大,让客户听到很可能影响你的签单率。

”  “签单率算什么啊,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注定签多少都不可能‘一|炮而红’了。 ”  “此处这个‘炮’用的甚好,齐老师就是齐老师,不愧是咱们深城先行第一利嘴。 ”  一帮人正说笑,有人打小报告说是闵姜西回来了,众人立马散开,各回各位。

闵姜西不是自己回来的,身旁还跟着一米八八,存在感超强的秦佔,大家就纳闷儿了,秦佔该是活在传言中的人,好些土生土长的深城人,二十多年都没见过秦佔本人,怎么闵姜西刚一来,秦佔也跟着说见就见了?  一帮人坐在自己的位置,各种角度偷看秦佔,闵姜西把秦佔带到会客室,自己来到何曼怡办公室门口。   何曼怡被闵姜西摆了一道,闵姜西又公开打脸苗芸,显然是杀鸡儆猴,她越想越憋气,一晚上没睡好,琢磨着怎么能赶在丁恪回来之前,把这颗眼中钉彻底的拔掉。   正想着,有人敲门,竟是想眼中钉,眼中钉到。   “进来。

”  闵姜西推门而入,面带微笑,何曼怡笑不出来,淡淡道:“有事?”  闵姜西说:“客户签单,我让他在会客室等您。

”  何曼怡忍着想皱眉的冲动,问:“你见了新客户?”  闵姜西回道:“是秦先生,他想把试用合同升级成正式合同。 ”  话音落下,何曼怡心底一沉,暗道还不如是见了什么其他的新客户,怎么又是秦佔?  见过秦佔一面,何曼怡心突突一整天,对方摆明了就是罩闵姜西,给她难堪,偏偏这个人她又完全得罪不起,非但得罪不起,还得好生供着。   片刻之间,心底拐了好多道弯儿,何曼怡生生挤出意外的笑容,出声问:“这么快就过试用期了?”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疑问,闵姜西淡笑着回道:“是啊,秦先生临时通知我,我没法提前跟您打招呼,只能把人带来了。

”  何曼怡暗道一声虚伪,殊不知闵姜西这话是真的。

  一万个不乐意,何曼怡也不敢让秦佔等着,赶紧起身跟着闵姜西一同往会客室走,一路上无一例外收获了其余人探究的目光。

  会客室中,秦佔靠在沙发上,穿着件黑色的丝绸衬衫,这种料子不是一般人能驾驭的,尤其是男人,一个穿不好就显得邋遢油腻,所以现实中很少见,但秦佔穿丝绸,带着一种天生的慵懒和不羁,颜值是一方面,他身形也好,行走的衣架子,就算挂个面袋子出门,都会有人赞这是行为艺术。

  何曼怡是怕他,同时又很欣赏,这样的男人,有钱有势,皮囊精致,谁不喜欢?  进门时短暂的打量,何曼怡马上勾起唇角,礼貌又热情的打招呼,“秦先生,您好,抱歉让您久等了。 ”  秦佔还是那副不爱正眼看人的模样,淡淡道:“那就麻利点,我来跟闵姜西签正式聘用合同。

”  何曼怡正襟危坐,不敢有一句废话,陪笑道:“您准备签多少节,我马上让人做合同。 ”  秦佔旁若无人的看向闵姜西,“签多少合适?”  闵姜西没想到秦佔会问她,眼底的意外一闪而逝,随后面不改色的回道:“您这边对课节的需求量比较大,按照一周六节算,一个月是二十四节,要不就先定三个月的?”  她到现在都拿不准秦佔到底是什么意思,是认同,还是试探,不好狮子大开口,提了个中规中矩的建议。

  秦佔闻言,面不改色的说:“别有零有整的,先定一百吧。 ”。

精彩文章推荐:
婆媳关系不好该离婚吗,掌握这些轻松搞定婆媳关系
张良刺秦的故事,博浪沙锤杀秦始皇,虽败犹荣
不改其乐的成语解释及意思
梦见已经去世的老人是什么意思
福建2019年注册会计师cpa考试时间和考试地点
神奇菲律宾 鲜少国人的纳克潘黄金海滩
梦见已经去世的父亲是什么意思
中国各朝代名称的来历
中国国际报告文学研究会长王晓滨莅临中国报告文学网交流经验
中国民航,飞得又好又快
什么样的商铺才能让你胜券在握?
第183章 他不管,有人管
第185章 她怎么可以输
梦见喝酒吃梨是什么意思
顺利申请博士学位在职博士学员需要达到什么要求